全露法王身-佛光山植物之美

  • 書籍編號 :8046
  • 作者 : 吳欽杉
  • 出版社 : 佛光文化
  • 出版日期 : 2019-10-08
  • ISBN : 9789574575169
  • 頁數 :408
  • 裝訂 :全彩平裝
  • 定價 :450.00
  • 悅讀價 :450.00

內文簡介

  唐朝詩人白居易的《僧院花》:「欲悟色空為佛事,故栽芳樹在僧家;細看便是華嚴偈,方便風開智慧花。」佛教中有許多與植物有關的成語、典故、詩偈、譬喻等,寺院和植物更是關係密切。佛光山擁有豐富的自然生態,只是有時「見面不相識」,不免有一種「不識廬山真面目」的遺憾!

    現在這本《全露法王身》由熱愛植物的吳欽杉教授,深情書寫他在佛光山與140種植物的相遇。全書有圖鑑功能,也有佛光山開山歷史掌故、人文情懷,當您在佛光山參訪悠遊時,不妨按圖索驥一番,相信能讓您百花叢林過,更添喜悅、了然的邂逅。

作者簡介

吳欽杉,出生於雲林縣口湖鄉,典型的小農家子弟。從小雖然備受呵護,還是有很多機會種花生、番薯、甘蔗等,有時也下田拔草,但是禾苗和稗草常常分不清楚。求學過程算是順利,獲得美國賓大的財務學博士學位後,回國任教於國立中山大學。在因緣具足的情況下,在星雲大師的座下皈依三寶成為佛弟子。教學之餘,喜歡閱讀佛經、觀賞植物,更喜歡拍照留下植物的影像。認識植物時若有所得,輒歡喜終日。


 

星雲大師推薦序

草木有情  莊嚴淨土

  吳欽杉校長,是美國賓州大學財務金融學博士。他原本是國立中山大學的副校長,被我借調到佛光大學當副校長,後來因美國西來大學的校長出缺,想到他做事認真,又了解東西文化,嫻熟中英文,就請他去擔任西來大學的校長。

  吳校長認同我為佛教辦學的理念,在他帶領下,西來大學於2011年正式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聘任為「國際大學校長協會(IAUP)」的會員,這是西來大學繼獲得美國西區大學聯盟(WASC)認證後的另一個里程碑。

  回來台灣之後,吳校長仍在佛光山各道場當義工,熱忱的服務奉獻。他善說樂說,是國際佛光會的檀講師,也是全國教師分會的總召集人,2016年起更被推選為中華總會的副總會長。

  聽說他對植物很有興趣,這幾年常常駐足觀察佛光山本山、佛館、藏經樓的花草樹木,拍照並寫下它們的形色樣貌、生長特性、分布地區等等,共寫了一百多種植物。弟子念了幾篇文章給我聽,我發現吳校長的文字流暢優美、精簡洗練,尤其是字裡行間,時或引經據典,讓我們看到這些植物久遠存在的生命,時或從我的著作裡看到它們生於斯、長於斯的因緣。

  如此,這本書不只是有文有圖,具有認識植物的圖鑑功能,更包含了歷史、人文、文學、情感的內涵;可說是兼具深度、廣度的美麗圖書。

  佛教是重視自然生態的宗教,自古以來,寺院建築常和山林融為一景。我也喜歡植物,五十三年前,在一片荒山峻嶺開山時,能夠保留的樹木,我都儘量不砍伐;開山後,也陸續廣植樹林、花草來美化環境、淨化空氣。幾十年來,已是綠意盎然、繁花似錦。

  唐末五代的永明延壽禪師(一說興教洪壽禪師)看到柴房的木頭一根一根層層疊著,越到上面越零亂。他抬頭望著,心中常想:「那麼亂!哪裡才有不亂的時刻?」

突然有一天,木柴轟的一聲,全部落地!他豁然大悟道:「撲落非他物,縱橫不是塵;山河並大地,全露法王身。」是的,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如來;山河大地、黃花翠竹,都是妙諦,都是般若,無一不是佛陀法身的示現。

  好多年前,為了讓大家認識、感受佛光山之美,我曾經發起徵文活動,記得第一次是「佛光山之美—動物篇」。來稿很熱絡,從小狗、松鼠、麻雀,到蜥蜴、蝙蝠、蜘蛛,甚至蛇都有人寫。後來的植物篇、建築篇、人物篇,好像就不了了之。

吳校長的「佛光山植物之美」正可補上。植物以清香、以美麗點綴大地,為佛光山的人間淨土增色。現在,吳校長代我們以筆墨回饋,讓它們在佛光歷史中長存。感謝他,歡喜為之序。

星雲

2019年8月於佛光山開山寮

 


 

作者自序

佛光山的植物豐富了我的生活   

  星雲大師在〈佛教與自然生態〉一文中,提到「花草樹木皆有佛性、蟲魚鳥獸皆有佛心、山河大地皆為佛體、日月風雷皆為佛用」。有一則禪話是這麼說的:「青青翠竹盡是法身,鬱鬱黃花無非般若。」細心品味花草樹木的發芽、茁長、開花、結果、凋零……它們雖然彷彿沒有說什麼,卻已經道盡一切!

  我自幼成長於農村,終日與動、植物為伍,更是依賴動、植物維生。偶爾參與農作,雖然體會其中的辛苦,但也從中獲得樂趣。長大後雖然案牘勞形,然對大自然的生命現象仍情有獨鍾,任職於中山大學的學務長期間,曾鼓勵並促成生物學系的學生編撰《中山大學校園植物》,當作他們給自己的畢業禮物。

  很感激佛光山給予的好因好緣,有幸前往美國洛杉磯的西來大學服務。校園內豐富的植栽、猶如花園一般的鄰近社區景觀,帶給筆者持續深入品味植物的契機。尤其是附近的韓廷頓植物園(Hantington Botanical Gardens)和洛杉磯郡植物園(LA County Arboretum),為認識與學習植物提供非常大的方便。從美國回到台灣,發覺到台灣的植物種類原來也非常繁多,一年到頭不同的植物輪流開花,有時盛開的花況讓人目不暇給。

  認識植物就好像結交新朋友一樣,先從名字開始,讀著各種植物的根、莖、葉、花、果,常常讓自己感動於造化的不可思議,每一種植物都有它自己的型態、性格,每個生命都是那麼獨特,佛陀曾經宣稱的「唯我獨尊」,不僅僅適用於人類,乃至於動物,就是貌似靜止不動的植物,應該也能一體適用。

  已經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,對於每天有緣重逢的植株,總是嘗試著叫出它的名字,就像和老朋友打招呼一般。如果能夠清楚地喊出對方的名字,自己的內心往往升起一股喜悅。對於初次碰面的植株,則像新結交的朋友,總是想盡辦法找出它的名字。

  佛光山星雲大師從開山之初,就非常重視環境的保護和生態的保育,所以不論是本山,還是後來陸續建設的佛館、藏經樓,乃至於連串其間的佛光大道,都有豐富的綠化生態。感謝用心的法師、義工們的付出,經營成一個非常友善潔淨的環境,也吸引來眾多的昆蟲、鳥類,簡直就是一片人間淨土。

  個人因為距離佛光山較近,經常特意撥空前來觀賞,佛光山這廣大園區成為私人的植物教室,也慢慢地變成一位業餘的植物觀賞者。現在有機會將初步累積的心得整理成書,分享給同樣愛好植物的朋友,希望能方便來訪的遊客多一些了解佛光山的植物之美,深覺得榮幸,也是意外的喜悅。

  佛光山的生態非常豐富,植物的種類非常繁多,本書僅收錄一百餘種植物,猶如海水一杓,實在不足以描繪佛光山所有植物的全貌。期望能有拋磚引玉的功效,邀約對於植物或生態有興趣者,多多關注佛光山的自然之美。

最後,感謝滿觀法師帶領的佛光文化團隊。為了這本書的寫作、編輯,幾次到他們辦公室開會討論,感受到一群文化人為了傳遞佛法,奮勉的埋首在一疊疊文稿裡。如道法師是位認真、用心的責編,他也喜歡植物,因此溝通極為順暢愉快。

身為佛光人,感佩也喜見這些法師、居士,默默耕耘、兢兢業業的編好書,在人間播撒真善美的種子。

 


 

導讀   


  漫步靈山勝境,撿拾一片飄落的菩提葉,和五百羅漢一起思惟真理;走到朝山會舘前,幸逢白玉蘭花開花時節,隨風飄揚的淡雅香氣,讓您身心愉悅的前往同登法界;再拾階來到成佛大道,兩旁的龍柏,陪著您一步一步邁向正覺之路,大雄寶殿的佛陀即在眼前……

 到佛光山參訪的旅客,除了莊嚴的殿堂,沿途各種植物也引起許多人的興致。一年四季,佛光山植物都展現出不同面貌。盛開於初春,曼陀羅園的炮仗花、煙火樹,為春節增添許多喜慶;黃金風鈴木、洋紅風鈴木、絨果決明,那是一場輪番展示的花卉盛宴,木棉花更是錦上添花的接力上場。接下來,就是印度紫檀、阿勃勒、鳳凰木的舞台,或鮮黃、或豔紅,一串串、一團團,讓人目不暇給。秋日時節,陣陣桂花飄香,令人心曠神怡;被稱「四色樹」的台灣欒樹,多變的色彩,更增添許多驚喜;而當大葉欖仁的葉片在秋冬逐漸轉紅,那更是不輸楓紅的美景。

 當然,種子有薄翅,如直升機螺旋槳的大葉桃花心木;種子像在空中盪鞦韆的白木香;還有大家朗朗上口的詩詞「紅豆生南國……」所描述的小實孔雀豆,更讓人在探訪之餘,增添許多趣味。這些植物,都在《全露法王身─佛光山植物之美》一書之中,等著您去發掘。

    作者吳欽杉教授,一位畢業於美國賓州大學的財務金融學博士,看似硬梆梆的學術背景,卻對植物有著無比濃厚的興趣。此書記載了他與佛光山上140種植物的深情相遇,時而引經據典,讓讀者看到這些植物久遠存在的生命歷程;時而感性開懷,描述植物生於斯、長於斯的背景因緣。

 作者自述認識植物就像結交朋友一樣,對於每天有緣重逢的植株,就像和老朋友打招呼一般,一一喊出植栽的名字,動輒歡喜終日;對於初次碰面的植物,則像結交新朋友,從名字開始,研究著各種植物的形態性格,屢屢感動於生命的獨特,這些歷程,都如實的顯現在他的著作當中。

 全書精選500餘張精彩照片,每篇植物更附有小檔案介紹,您可以把它當作植物圖鑑,按圖索驥一番,了解植物生態構造;您也可以當做與植物相遇的橋梁,透過文中的歷史掌故、人文情懷,讀懂植物、讀出感悟;當然,更歡迎您拿起這本書,踏進佛光山,來場知性、感性之旅,探索屬於您的佛光山之美!

 


 

內容連載

菩提樹

別  名│畢洛叉樹、波羅叉樹、缽羅叉樹、畢缽羅樹、覺樹

英 文 名│ botree

學  名│ Ficus religiosa

生物分類│桑科榕屬常綠大喬木

原 產 地│印度半島、斯里蘭卡、中南半島和中國西南部

觀賞位置│佛光山本山:不二門前、靈山勝境、朝山會舘前、八十坡、東山等地

          佛館:八塔前面

          曼陀羅園

  菩提樹,梵語為vilaka,音譯為畢洛叉樹、波羅叉樹、缽羅叉樹;其果實稱為pippala,所以也譯為畢缽羅樹。悉達多太子出家修道,經過六年苦行,在畢缽羅樹下禪坐思惟,夜睹明星而覺悟世間緣起性空的真理實相,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故而它被稱為菩提樹,或覺樹、佛樹、道場樹。在生物的分類中,菩提樹屬於桑科榕屬,而榕屬以無花果(Ficus carica)為典型植物,西方世界也稱它為神聖無花果樹(sacred fig)。

  佛光山在開山之初就種菩提樹,星雲大師在《貧僧有話要說》提到「吳修齊先生幫我種了很多的菩提樹」;本山和佛館園區內到處都可以看到菩提樹,讓枝葉繁茂的菩提樹述說覺悟的故事!

  佛光山不二門前的廣場兩側,菩提樹都已經高過旁邊的房子。從不二門的階梯拾級而上,進入靈山勝境,兩旁栽種許多菩提樹,都枝葉婆娑。誠如大師說的:「這一段路,就猶如走在菩提樹所成的菩提大道,登臨佛國世界,上大雄寶殿,禮拜佛陀的金容法身。」這裡枝葉繁茂的菩提樹,正是提供五百羅漢思惟法義的蔭涼!

  大師在《佛光山開山故事》也說:「佛光山朝山會舘前的這棵菩提樹,是我栽種的。當初這棵樹是種在坡地的路邊,下面是深溝,沒有泥土,後來慢慢填了土才成為平地。」這棵菩提樹也同時述說著佛光山開山的艱辛歷程。

  大佛城附近有座龍亭,龍亭旁邊有一棵綠意盎然的菩提樹,是幾十年前大師救活的。那一年,颱風吹倒了好多棵菩提樹。其中有一棵小菩提樹,它的樹幹還很瘦小,才種下去不久就被吹倒折斷。大師心生憐惜,又把它種回泥土裡,還找來一堆稻草覆蓋起來保護它。經常為它澆水,讓濕潤的稻草可以涵養小樹,大概一、二個月後,它開始冒芽,終於又活了起來。大師就是如此平等地慈悲對待一切生命。

  菩提樹通常是常綠喬木,終年不凋,但在乾燥季節則會落葉;它有個明顯的特色,就是濃綠色的心形樹葉,葉尖延伸成長尾狀。台灣的菩提樹在春夏之交,樹葉全數掉落後再迅速長出嫩葉,佛館成佛大道的兩側,靠近八塔的地方各種植一排菩提樹,平日就非常莊嚴,在換新葉的時候更是顯得生意盎然、光彩奪目;尤其五和塔前那二棵,滿樹的淡紅色新葉芽,特別顯得喜氣。

 


 

購物說明

*商品示意圖謹供參考,請以實際供貨為準。 
*為了保障您的權益,佛光讀友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鑑賞期(含例假日)。退回之商品必須於鑑賞期內寄回(以郵戳或收執聯為憑),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(商品、附件、內外包裝、隨貨文件、贈品等), 否則恕不接受退貨。 
*有聲書商品、衣服、食品類,因性質特殊,一經拆除商品實際包裝(即除運送用之包裝外一切包裝),即不接受退貨或換貨。

 


 

運送方式

可配送點:台灣、蘭嶼、綠島、澎湖、金門、馬祖、全球 
海外運送方式及運費請聯絡: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 
TEL: +886-7-6561921#6664~6667 
E-mail: fgce@ecp.fgs.org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