揚州講壇-國學十講(簡)

  • 書籍編號 :F00098
  • 作者 : 於丹 等
  • 出版社 : 東方出版社
  • 出版日期 : 2015-04-22
  • ISBN : 9787506080811
  • 頁數 :240
  • 裝訂 :平裝
  • 定價 :200.00
  • 悅讀價 :200.00

內文簡介

      “北有百家講壇,南有揚州講壇”,從2008年星雲大師開辦至今,揚州講壇已邀請星雲大師、紀連海、於丹、余秋雨、林清玄、余光中等近百位名家大師登壇開講,發展成國內頂級的高端文化論壇,而其沈澱下來的寶貴內容結集出版,便衍生出“揚州講壇”系列叢書。

      《國學十講:追溯中國人精神之源》為叢書第二本,輯錄十篇講座精華,從經典文學與藝術、古代謀略、士人精神、口述歷史、傳統文化與修養等角度,解讀傳統精神,推介經典閱讀,以期全面提高今人道德修養、審美情懷。


目錄

 

馬瑞芳  蒲松齡與《聊齋誌異》

喬良   新解三十六計

孫立群 中國古代士人的精神與生活

於丹   閱讀經典感悟成長

康震   唐詩的永恒魅力

余光中 詩與音樂

崔永元 口述歷史的文化魅力

沈伯俊 《三國演義》的精髓在道義而非謀略

翁思再 京劇藝術有三大美

蒙曼   傳統文化和中國人的修養

 


序/導讀

 

為文化的宏偉殿堂添壹塊磚瓦

      我是壹個年近九十的老人,這壹生為弘揚佛法,經歷過大時代的洗禮,也行腳過世界許多地方,但心中始終有壹份對故土的牽掛與懷念,希望能憑借自己的微薄之力,報答故鄉山川土地對我的滋養;回饋故鄉父老朋友對我的厚愛。因此,當上個世紀末,我有機會回到故鄉,就開始朝此方向努力。

      感謝全世界佛光人認同我的願心,以及大陸各地許多領導支持我的理念,群策群力,先後建設了鑒真圖書館、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,也成立了星雲大師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,以及上海大覺文化公司等。其中,2008年在鑒真圖書館設立的“揚州講壇”,經過七年耕耘,已經結出豐碩的文化果實,成為揚州這座古都壹張足以驕做的文化名片。

      鑒真圖書館的設立,是為了佛學研究,圖書館裏典藏了幾十萬冊佛學及文史哲圖書,還有環境優美的研究室,並且免費給學者提供食宿。然而我是壹個有人間性格的人,總覺得偌大的圖書館只為少數學者服務,似乎可惜了,於是想到成立“揚州講壇”,每個月兩場,邀請兩岸四地,甚至海外的名家來演講。有些學者專家公務繁忙或時間無法配合,為了給大眾歡喜,我壹壹親自打電話邀請。他們來到揚州後結下善緣好緣,喜歡上揚州,跟我們也成為了好友

      “揚州講壇”至今能堅持講學不輟,因為我對執行的弟子說:講題要開放,海納百川,不限與佛教相關;講者要多元,各領域專精者都歡迎。

      最近聽說,“揚州講壇”的精彩內容要編輯出版了,我非常高興。借此機會,首先感謝近百位主講人,其次要感謝揚州市領導,最應該謝謝的是熱情聽講的大眾。除了揚州市民,很多都是遠從其他地方來的,誠意可感。

     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,是我們炎黃子孫珍貴的的精神遺產,也是以泱泱大國之姿傲立世界的軟實力。這幾年政府提倡弘揚傳統文化,我覺得方向十分正確,也極具遠見。這套書的出版,或許可以為正在建設中的宏偉文化殿堂,添加壹塊小小的磚瓦。不久的將來,讓我們用文化的面容,在21世紀受全世界尊重!

      值此出版前夕,僅以這篇小文為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星雲 2015年2月4日於佛光山

 


內容摘錄

        

蒲松齡與《聊齋誌異》 /馬瑞芳

      蒲松齡的《聊齋誌異》當中體現了很多哲理,很不得了。大家可能絕對想不到,也是我研究《聊齋誌異》的壹個很新的發現。我們知道咱們改革開放設計師鄧小平的著名理論:“不管白貓、黑貓,抓住老鼠就是好貓。”哪兒來的?很多人說,這是我們四川的壹句口語。但是後來我有壹個很重要的發現。

      前幾年,我的研究生畢業的時候,我請了中國紅學會會長張慶善來主持答辯。張慶善就跟我聊起壹件非常有趣的事情,張慶善居然被邀請到鄧小平的書房去做客。為什麽?因為有壹天《紅樓夢學刊》來了壹位老太太,這個老太太帶了壹個小姑娘,問我能不能把創刊以來的全部《紅樓夢學刊》都補齊。這個老太太來要這麽多的刊物,《紅樓夢學刊》的副主編孫玉明就告訴她,不可能的,很多大紅學家從來都沒有配齊。過了幾天就有人通知請《紅樓夢學刊》的人到卓琳同誌那裏去談壹談。原來那天來的那個老太太是卓琳。

      卓琳把他們請到家裏面,鄧小平的書房裏面壹個書櫥全部是《紅樓夢》。張慶善就問了:“鄧小平喜歡《紅樓夢》嗎?”卓琳告訴他,“不,我喜歡。”“那麽鄧小平喜歡什麽書?”“寫鬼的書。”“《聊齋誌異》嗎?”“是的,是《聊齋誌異》。”鄧小平喜歡《聊齋誌異》到什麽程度呢?《聊齋誌異》是壹卷壹卷很厚的。鄧小平要南巡,要出差到別的地方去。鄧小平每次都要帶著《聊齋誌異》,但是這麽厚沒辦法帶。鄧小平告訴工作人員,妳給我拆成活頁文學,出去就帶上幾頁。

      我就想了,鄧小平如此酷愛《聊齋誌異》,《聊齋誌異》在思想上會不會對這位當代偉人起作用?

      恰好我在做壹本書,重校評點《聊齋誌異》。評點到《卷三》,出來了壹篇文章叫作《驅怪》。寫的山東有壹個人家裏面有妖精,他聽說有壹個秀才能夠驅怪,就把這個秀才請來了。但是他不告訴秀才妳是來驅怪的,只是請他吃飯。吃完了飯,把他弄到花園裏面,然後所有的人全撤退了,就剩壹個秀才孤零零地待在那裏,很奇怪。秀才只好就睡了,迷糊之中,突然聽到樓梯喀噠喀噠地響,他就害怕了。他把腦袋蒙起來,掀開壹個被角去看,進來了壹個青面獠牙的、長了很多黑毛的大怪物。蒲松齡寫得那是太好玩了,這個妖怪和《西遊記》裏的妖怪都很不壹樣。按說這個妖怪進來應該趕快吃人或是怎麽著,這個妖怪壹進來看看那個桌子上有很多的剩菜,就先把這剩菜全吃了。這個秀才很害怕,把自己那床被子突然掀起來,就蒙在妖怪的頭上大喊大叫。妖怪也納悶了,這是什麽武器?嚇得回頭就跑。它跑了,秀才也跑了,秀才就跑到這家的馬廄裏面待了壹夜。第二天告訴他的主人說:“妳要我住在這兒,裏面有妖怪,妳也不告訴我。我專門驅怪的如意鉤沒帶來。”但是從此妖怪就消失了,再也不來了。

      這是《聊齋誌異》裏面非常不起眼的壹個故事。但是問題就在後面了,我們知道蒲松齡寫《聊齋誌異》是模仿《史記》的。《史記》是司馬遷的作品,司馬遷是太史公。司馬遷寫完了《項羽本紀》,寫完了《秦始皇本紀》,總是要在壹些篇章的後面加“太史公曰”,意思是我寫完這些歷史,我要發表我的意見。

      蒲松齡在寫完《聊齋誌異》之後,他經常在最後來壹句:異史氏曰。妳是太史公,妳是寫歷史的,我是寫異史的,是寫小說的,我也要發表壹番我的意見。他發表了什麽意見呢?第壹句話八個字:“黃貍、黑貍,得鼠者雄。”翻成白話:黃貓、黑貓,抓住老鼠就是好貓。我看到這裏,真是喜從天降。我說,哎呀!鄧小平理論原來是從蒲松齡那兒來的。為什麽呢?我去查《鄧小平文選》,《鄧小平文選》多少頁、多少行,我都查出來了。鄧小平的原話,就是我們在發展生產關系的時候,就是要用那種能夠促進生產的形式。“黃貓、黑貓,抓住老鼠就是好貓。”把它翻譯成文言:“黃貍、黑貍,得鼠者雄”,和《聊齋誌異》壹字不差。所以是太不簡單了。

      更有意思的是我寫了壹篇文章《鄧小平和〈聊齋〉》。發表之後,有壹天,突然接到壹個電話,中宣部的老部長翟泰豐說:“馬瑞芳,我看了妳的文章,我告訴妳,鄧小平關於這個事,他還跟我說過話。”我說:“啊!說什麽話了?”他說:“鄧小平跟我說過,‘黃貓、黑貓,抓住老鼠就是好貓。’並不是我鄧小平的發明創造,是劉伯承的。我們當初帶兵,劉鄧大軍怎麽樣打仗?劉伯承就說‘黃貓、黑貓,抓住老鼠就是好貓。’打好了仗就是好將領。”妳看那個《亮劍》裏的李雲龍,那簡直像個土匪,但是就是打勝仗,所以他就是個好貓。這個觀念是多麽對,對我們中國社會的發展、經濟的發展、人心的向背起了多大的作用,而這個觀點就來自於我們偉大的蒲松齡。所以我說蒲松齡太不簡單了。

      我那個時候研究《聊齋誌異》已經研究了十幾年了,但是很多地方我是需要別人點撥,這個外國朋友就點撥了我。在她之前壹年吳組湘先生點撥了我,吳組湘先生提示我要註意《聊齋誌異》和《金瓶梅》的區別。我去看吳先生,吳先生親自跟我講,美國朋友這麽壹說,我就仔細去推敲。我後來發現《恒娘》這篇文章太不簡單了,為什麽這麽不簡單呢?它就是寫在壹個家庭裏面妻妾爭寵如何得寵這個話題,在中國古代小說裏面是非常普遍,《金瓶梅》《紅樓夢》都寫。但是《聊齋誌異》寫得太不壹樣了。

      它寫的是壹個狐貍精教女子如何爭寵。商人叫洪大業,正妻叫朱氏,壹個小妾叫寶帶。洪大業喜歡小妾,實際上小妾沒有正妻朱氏長得漂亮,朱氏很不平,看到隔壁來了壹家,和他們家的格局壹樣:壹妻壹妾。妻叫恒娘,妾很年輕很漂亮。但是他們家的主人就喜歡妻子,這個朱氏就去問了,妳有什麽法術,讓妳丈夫喜歡妳,不喜歡那個漂亮的小姐?這個恒娘就告訴她:“我告訴妳,妳的丈夫之所以喜歡小妾,就是完全因為妳整天嘟嘟囔囔、嘰嘰喳喳,妳把妳丈夫趕到小妾那兒去了。我告訴妳壹個辦法,妳就可以按照妳的理想,易新為舊。就是妳把對方變成舊的,把妳變成新的,易妻為妾,把妳變成像妾壹樣受喜歡。怎麽變呢?妳現在回去壹個月,叫丈夫和小妾住壹塊,不管,然後來找我。照辦了之後,第二個月妳還回去把妳的所有的時裝全脫下來,換上最破爛的衣服上廚房、做飯。”這個朱氏很聽話,這樣做了壹個月,她的丈夫很不忍心,就想叫小妾去幫她。“不要,我幹就行了。”又幹了兩個月過去了,這兩個月丈夫壹直跟小妾住在壹塊,她蓬頭垢面,穿了仆人的衣服,在廚房幹活。這兩個月又幹完了,去見恒娘。恒娘說:“好了,今天把妳的所有的漂亮的衣服都找出來換上看看。唉,這件衣服不好,妳的曲線沒有表現出來。”拆了另縫,要把她的三圍表現出來。所有的鞋子穿上看看,好不好看?算了,我借壹雙給妳吧!把頭給她梳得油光可鑒,妳現在幹嗎去?穿著妳的美麗的時裝,踏著妳的繡花鞋遊春去,到野外去,遊春遊完了回家,妳丈夫肯定要找妳。

      回到家裏面,果然,丈夫壹看,多年的黃臉婆突然變成了壹個新人。她的丈夫就說,我今天晚上要到妳那兒住。這個朱氏說:“對不起,我累了。”關上門就睡了。第二天,丈夫還沒天黑就到她房間去等著了。所謂“滅燭登床,如調新婦”,就是兩個人好像新婚了,從此她的丈夫就對她寸步不離了。

      這個朱氏就很奇怪,這是什麽法術?就去問恒娘。恒娘說,我告訴妳男人的心理,兩點:喜新厭舊、重難輕易。他喜歡新的,不喜歡舊的;他喜歡難的,不喜歡容易的。過去妳是個舊妻,妳是個很容易到手的,妳整天貼著他。妳經過這樣壹折騰,妳是新的,她是舊的。這不調了個兒了嗎?完全契合男人的心理。這個朱氏恍然大悟。

      恒娘又告訴她,還有壹點:“子雖美不媚也。”妳很漂亮,但是妳不懂得狐媚,妳如果懂得狐媚,妳可以奪西施之寵。妳如果會向男人撒嬌,西施都敗給妳。這個朱氏就問了:我怎麽樣狐媚?怎麽樣媚啊?朱氏請教恒娘兩堂專題課。

      第壹專題課:怎麽樣看男人?根據狐貍精的說法,不要傻不楞登地正面去看,要斜著眼看,拋個媚眼。然後恒娘對朱氏說:“拋個媚眼我看看。”朱氏就拋個媚眼給她看看了,說:“非也。”拋得不對。病在左眥,妳在拋媚眼的時候,妳的左眼雙眼皮外部表情不夠生動。怎麽辦?回家對著鏡子練習。

      第二個專題課:妳得學會朝著男人笑。狐貍精告訴她:妳要嫣然壹笑,露出妳的像小糯米、石榴子兒壹樣的小牙。然後說:“妳笑壹個我看看。”這個朱氏就給她笑了壹個。“非也。”病在左頤,妳在嫣然壹笑的時候妳左臉的小酒窩沒有笑出來,怎麽辦?回家對著鏡子練習。這樣練習的結果就形神俱獲,她的丈夫再也不離開她了。

      研究到這裏,我就想這個問題不是這麽簡單。不是說狐貍精就狐媚了男人了,蒲松齡這麽壹個偉大的作家僅僅寫這個嗎?實際上蒲松齡在這裏面有更深的內容。他寫的是什麽內容,他寫的是女人對男人不可能靠自己性的魅力,保持永久的優勢。為什麽?我們就看蒲松齡命名他的人物,非常講究。他的主人公教人去狐媚男人,叫恒娘。恒娘是什麽?恒娘,則永恒的媚娘也。武則天叫媚娘,恒娘就是永恒的媚娘,那麽她的徒弟姓什麽呢?朱氏。朱,則紅也。紅顏易老而追求永恒,這不叫緣木求魚嗎?

      所以歸根到底,女人要提升自己的能力,不能去做男人的玩偶。就像李白說的:“昔日芙蓉花,今成斷腸草。以色事他人,能得幾時好?”蒲松齡要說的是這樣壹個道理。更深的是,我發現在蒲松齡這個故事當中,他實際上寫的是封建婚姻的男女不平等。為什麽這樣說呢?因為這個故事,我是把它和古代小說另外兩個著名的故事鼎足三分,是寫古代婚姻悲劇寫得最好的三個故事之壹。《恒娘》是壹個,就是妻妾爭寵,那種殺人不見血的爭鬥。


 

作者簡介

本書十位作者馬瑞芳、喬良、孫立群、於丹、康震、余光中、崔永元、沈伯俊、翁思再、蒙曼,均為知名的學者、詩人和媒體人,他們是不同領域的精英,同時在國學研究上有著深刻見解


購物說明


*商品示意圖謹供參考,請以實際供貨為準。
*為了保障您的權益,佛光讀友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鑒賞期(含例假日)。退回之商品必須於鑒賞期內寄回(以郵戳或收執聯為憑),和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(商品,附件,內外包裝,隨貨文件,贈品等),否則恕不接受退貨。
*有聲書商品,衣服,食品類,因性質特殊,一經拆除商品實際包裝(即除運送用之包裝外一切包裝),即不接受退貨或換貨。

 


運送方式


可配送點:台灣,蘭嶼,綠島,澎湖,金門,馬祖,全球
海外運送方式及運費請聯絡: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
電話:+886-7-6561921#6664~6667
電子郵件:fgce@ecp.fgs.org.tw